盘点娱乐圈的6位“樊胜美”各有各的可怜她被注射药剂长不高

  《欢乐颂》的热播,让人们都注意到,原来社会上,有一群“樊胜美”似的女孩。

  她们的原生家庭大多存在“重男轻女”的情况,父母分给她们的爱并不多,还理所当然地榨取孩子的血汗。

  不过,虽然他们是一母同胞,又是一同降世,但是在待遇上,却是一个天上、一个地下。

  男娃是家里的香火苗苗,自然应该捧在手里、含在嘴里,小心翼翼地宠着、爱着、养着。

  纪宝如的外婆,同样笃信龙凤胎是天降祸事,把她当“扫把星”看待,能给口饭吃,已经是恩惠。

  于是,在亲人的冷眼中,纪宝如悄悄地成长着,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,长出了一张精致、可爱的面庞。

  5岁那年,外婆为了钱,将纪宝如送去演哭戏,也许是习惯了哭,小姑娘的金豆子,吧嗒吧嗒就落了下来,掉进了剧组前辈们的心里。

  尝到一次甜头之后,外婆发现,原来这个不招人待见的外孙女,还可以发挥这么多的光和热!

  为了让纪宝如能够持续为自己赚钱,疯狂的外婆,竟然将她送去诊所,注射了抑制生长的药物,将她的人生,永远停留在了13岁,身高也停留在了149。

  从此,纪宝如的人生,就永远被暂停了下来,她成为了影视剧中,永远的娇俏童星,却永远都无法像别的女孩一样长大。

  直到19岁那年,纪宝如遇到了自己心仪的另一半,并且在他的鼓励下,逃离了娱乐圈。

  遭遇了劈腿、离婚以及丈夫意外去世,纪宝如的3个孩子,两个都不省心:大儿子患有躁郁症,二儿子吸毒贩毒。唯有小女儿,能给她一点慰藉。

  2008年奥运会上,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,以一首《歌唱祖国》横空出世。

  林妙可的母亲,大学教师刘喆平,也是这么认为的,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女儿,光明璀璨的未来。

  身为大学教师的她,除了深谙“出名要趁早”这一道理,还预知了即将到来的一场资本盛宴。

  没有经纪人经验的刘喆平,决定亲自上马操刀,为女儿“把关”,颇有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的气势。

  然而,这种喜悦,还没能持续三天,就被一个重磅消息冲得七零八落:那首《歌唱祖国》,其实是另一个名叫杨沛宜的女孩唱的。

  不过,当时的导演组,根本没有想到,这件事会被定义为“假唱”,被媒体夸大、炒作,甚至被《时代》周刊列为“2008年度十大丑闻之一”。

  按照一般人的脑回路,应该是赶紧将自己的女儿保护起来,让她远离镁光灯的伤害,以后再借机东山再起。

  不过,刘喆平却不这么想。出名要趁早,捞金也要趁早,所谓童星,靠的不就是“娇俏可爱”的那几年吗?

  于是,刘喆平坚持着,再加一把火,让女儿顶着“最小谋女郎”的称号,进军娱乐圈。

  最出名的一次,是刘喆平居然,破天荒地给林妙可,接了一个“送子鸟助孕基金”的广告。

  以至于后来,林妙可和一个37岁的大叔搭爱情戏的时候,观众都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  奔忙在挣钱捞金的道路上,林妙可没有足够的时间学习,成绩不断下滑,以至于高考失利,心仪的学校一个也没考上。

  大学毕业后,林妙可虽然错过了几年“黄金时间”,事业上有些不温不火,不过,总算是把人生掌握在了自己手里。

  “香港的女儿”梅艳芳,出生极其寒微,父亲去世得早,被命运捶打得麻木的母亲——覃美金,究竟有没有真正爱过、关心过这个幺女,没人说得清。

  我们只知道,因为生活所迫,才4岁半的时候,梅艳芳就已经和姐姐一起,在游乐场表演挣钱。

  也许,是老天爷实在看不下去,无意中漏了一道缝隙,竟然让这个小女孩,通过一次歌唱比赛,挤进了灯红酒绿的名利场。

  反正,梅艳芳是红了,有钱了,从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的街头歌手,变成了华语乐坛的实力担当。

  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梅艳芳的大红大紫,给整个家庭,必然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 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,但凡是个正常人,覃美金都应该惜福,消消停停当个松鹤延年的老寿星。

  这是一个欲求不满的老人,痴迷赌博、索求无度,在她眼里,梅艳芳就是她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摇钱树。

  面对母亲和兄长的求索无度,梅艳芳既伤心又无赖,一次又一次帮他们还清赌债,一次又一次将自己的血汗钱,送到他们面前。

  吃着人血馒头,覃美金没有感到满足,反而觉得这馒头太小,而且定量,满足不了她的消费水平。

  以至于,当梅艳芳身患重病、即将离世的时候,覃美金母子,盘算的还是自己能够分得多少遗产。

  梅艳芳心里,却是着急的,她怕自己离世后,母亲会败光家当、流落街头,于是就提前立下遗嘱,将自己的财产做了安排,委托信托公司每月给覃美金支付几万元人民币生活费。

  这些年来,每隔一段时间,覃美金就要上次新闻,上法庭状告遗嘱执行人、遗产受益人,质疑他们借梅姑弥留不清之际侵吞财产。

  不过,她的质疑并无依据,多次被法院驳回,覃美金也不松口,屡告屡败、屡败屡告。

  最出格的是,覃美金还干了一件事:拍卖女儿的遗物,就连梅艳芳穿过的贴身衣物,都拿出来换钱。

  这个男人,虽然和梅艳芳的母亲覃美金,隔着几十年岁月,以及不知道多少山水的距离,却展现了同样惊人的无耻。

  李亮的狮子大开口,震惊了世人,也揭开了女演员毛晓彤背后,血粼粼的往事和悲哀。

  毛晓彤,1988年出生,三十而立的她,凭着自己的努力,在娱乐圈拥有了一席之地:《甄嬛传》、《天龙八部》……

  毛晓彤接的角色,大多是女配,甚至是反面人物,其中最有名的,就是《锦绣未央》中,坏到骨子里的李常茹。

  毛晓彤应该知道,一旦涉足这样的角色,很容易被打上坏女人的标签,遭遇当年“雪姨”一样的滑铁卢。

  但是,她没得选:没关系、没背景、没家底,堪称娱乐圈的“三无”女星,错过任何一个角色,都可能给她的事业带来重创。

  父亲李亮是个酒鬼,酗酒之后还尽干些荒唐事:发脾气,打老婆,甚至把2岁的亲生女儿,扔进垃圾桶。

  毛晓彤很争气,一口气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,一个人踏上了血拼路,从小角色、实习生做起,一步一个脚印,向流量的“风眼”迈进。

  而毛晓彤的父亲李亮,在离婚后依然是游手好闲、不务正业,甚至因为吸毒进了监狱。

  李亮激动了,没想到自己的一段“过去式”的婚姻,竟然能够缔造如此闪亮的结晶。

  被拒绝后,李亮把心一横,主动找上电视台,称千辛万苦养大的明星女儿不孝,居然不给他赡养费。

  还说毛晓彤在读中戏的时候,学费很贵,自己在北京的生意又是顶峰时期,言下之意就是毛晓彤的大学开销都是由自己负责的。

  事实上,如果是一个有担当的丈夫,负责任的父亲,怎么会让妻子在临产前还在卖元宵呢?

  2016年9月的一个下午,北京304医院,一个名叫徐婷的女孩,以极其惨烈又安详的姿态,告别了这个世界。

  说她惨烈,是因为急性淋巴癌,不仅摧毁了她的健康,还永远夺走了她的美貌——没有谁能将她全身溃烂的遗体,与曾经的“小赵雅芝”联系到一起。

  说她安详,是因为这个女孩,在回望这个世界的时候,还留下了最后一道温暖:将自己的器官,捐献给了需要的人。

  2009年徐婷跨入了四川传媒学院的大门,却没能如愿将大学读完:几乎弹尽粮绝的她,揣着最后300块钱,开始了北漂之旅。

  2010年,徐婷参加了好几场比赛:红侨乡丽人模特大赛、“天润城”播音主持大赛……

  终于,端着一张让人百看不厌的脸,徐婷进了剧组,先后参演了《老爸回家》《小神来了》《二叔》《把爱带回家》《北漂童话》等电视剧。

  可惜,她和这套大房子,缘分太浅。作为家庭提款机的她,是没有休息的权力的。

  但母亲却选择带徐婷去看中医,在大量的拔罐和放血后,不仅病情恶化,还导致她错过最佳救治时期。

  如此劳累的人生,难怪这个姑娘,会发文感叹:得知得了癌症后,竟然有一丝轻松。

  1966年出生的她,从小就被家人灌输弟弟第一的思想。她是家里的老大,下面还有3个弟弟、1个妹妹。

  最开始,孟庭丽找到的是一份护士工作——虽然不能大富大贵,但是养活自己不成问题。

  1990年,孟庭丽参与《中华警花》出道,逐步参演了《包青天》《女人花》《香帅传奇》等诸多电视、电影。

  耐苦耐累的孟庭丽没有说什么,只是更加的努力工作了,有一次,她自拍了一张照片,配上一段文字:

  “我可以的我可以的……虽然只睡30分钟又出门工作了……我一样可以做好的……雨水加泪水我可以的”。

  然而,她的家人,却似乎无感,很是自觉地享受着“拼命三娘”的一切劳动成果。

  然而,尝到了甜头的家人,怎么会轻易罢休,三天两头找她要钱,活脱脱将她当成了一棵摇钱树,还是不知疲倦的摇钱树。

  接到姐姐累到脑溢血的消息后,孟庭丽的弟弟还在社交平台上,呼吁粉丝们为她加油,好一波姐弟情深的戏码。

  不过,讽刺的是,孟庭丽尸骨未寒,网络上就出现了她遗产遭家人瓜分的消息,好不凄凉。

  有的人成功了,比如毛晓彤、林妙可,也有人永远沉睡在了水下,比如梅艳芳、徐婷、孟庭丽。

  原生家庭加诸她们身上的痛苦,已经不可逆转,但是,她们奋力生长的样子,依然好美!